2020 的寒假,老師和學生們真正體會到了被網課支配的恐懼。1 月 27 日,教育部正式發布《關于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的通知》,要求部屬各高等學校、地方所屬院校、中小學校、幼兒園等學校適當推遲春季學期開學時間。學生們的寒假就這樣被延長了——并且,時間可能比很多人想象中更長。

2 月 4 日,教育部提出減負建議:各級教育行政部門、中小學和校外培訓機構,在各地原計劃的正式開學日之前,不要提前開始新學期課程網上教學期課程網上教學,可安排一些疫情防護知識、心理健康輔導、寓教于樂等方面的網上學習內容,確保學生度過愉快的假期,并提醒廣大家長,在防控疫情嚴峻形勢下,把孩子身心健康放在第一位,珍惜寶貴假期,不過度施加壓力,科學、適度安排孩子學習、生活和鍛煉。

而事實是,學生們已經開課好幾天了。

2 月 10 日,武漢、襄陽、南昌、深圳、佛山、昆明等多地中小學線上直播課一齊上線,場面一度控制不住。

直播網絡延遲,卡頓、沒聲音,意外狀況總是頻發,學生們吐槽假期也逃不過打卡交作業的命運之時,大概沒有想到,鏡頭那邊的老師們,也是一肚子苦水。

除了系統崩潰,聽不清、看不清、平臺太多等原因都成為重要槽點。正如上班族對寫字樓的渴望,這些被屏幕分隔的師生們也在期待回到教室的那一天。被網課折磨到崩潰的學生更是高呼:“我想上學,去學校上課的那種!”

一方面,來自老師、家長和學生的崩潰日漸升級,另一方面,面對找上門的“巨額生意”,服務商們也表示很頭疼。今天就為大家來盤點下上網課的那些“崩潰”時刻。

老師變主播,壓力挑戰都不小

萬萬沒想到,上網課的第一天,先崩潰的是一群“被迫營業”的新主播。

從三尺講臺到電腦屏幕,這一轉變對老師們來說簡直太難了。

因為光是通知、統計的工作量就已經非常驚人,還要把備課、答疑、預習復習等等流程全部放到線上完成。在學生不聚集的情況下,開課流程每增一步,老師的工作量便高如一座山。備課、做ppt、錄制,有的甚至還要剪輯,配上相應動畫等,還得學習怎么使用。

經過一番準備工作和心理建設后,老師們硬著頭皮打開了直播間,卻發現網課簡直就是魔幻本幻。

這邊,老師為直播授課操碎了心;那邊,有學生就開始想招兒應付老師網上提問。

更迷惑的是,直播間暗搓搓地開始了一場刷贊大賽,把主播們打了個措手不及。

老師們直呼:上網課太難了,我太難了。

盡管如此,老師們一邊吐槽“網課欺負人”,一邊還是任勞任怨的做好教學工作。

為了滿足教學需求,他們努力學習如何使用網絡教育平臺。盡管臺下沒有“觀眾”,也想盡方法重現課堂氛圍。

而對學生和家長來說,網課也并非一看了之的事情,網課需要匹配的材料要去搜集、孩子的作業需要輔導、上課監督需要做到,還要和老師反饋上課情況,有的家庭甚至要為無法提供兩臺設備讓學生一邊看電子教材一邊看網絡直播而犯難,而因為身在外地或者農村老家,很多學生甚至沒有文具和練習本。

有家長吐槽,這幾天家里仿佛是一個客服中心,忙到炸鍋......

更糟心的是,課上了幾天,從學生們的反應來看,上學的痛苦并沒有因為是線上而減弱一分…...

打卡讓老師和家長集體“跪了”

除了上網課的尷尬外,強制打卡也讓老師和家長集體崩潰了。各個平臺、軟件輪番上,釘釘微信來回切,拍照、錄音、錄視頻各種上傳打卡……手殘老母親簡直要 360° 開掛。

各科老師輪番布置作業,各種打卡錄視頻,還要背誦記錄,除了語數外,還有科學音樂美術,兩操打卡,閱讀打卡,健康打卡,還有預習打卡......打卡數量簡直驚人!

當然,被打卡折磨遠不止老母親,還有老師。

從健康打卡開始,老師已經逐漸風魔,全班總有那么 12345 個娃需要 push 打卡的……有時,老師還要給每個同學點贊點評。

老師崩潰+1,爹媽崩潰+10086……

更頭疼的是,你家娃正在上語文課的時候,樓上正在上體育課跳繩,隔壁單元的還在練習樂器……

在這里提醒各位家長:如果居家期間,出現頭痛、注意力不集中、困倦、渾身無力等癥狀,千萬別擔心,很有可能是網課上多了。

服務商們也頭疼

上網課的頭疼,背后提供技術支持的服務商們更頭疼。

截至 2 月 2 日,已有廣東、河南、山西、山東、湖北等 20 多個省份的 220 多個教育局加入了阿里釘釘的“在家上課” 計劃,預估覆蓋超過 2 萬所中小學、1200 萬學生。

2 月 5 日,釘釘躍居蘋果 AppStore 排行榜第一,下載量首次超過了微信。然而即使有阿里的支持,也沒能逃脫服務器崩潰的“魔咒”。

據用戶和一些業內人士稱,阿里釘釘、科大訊飛、好視通、Zoom 課堂、一師一優課等支持平臺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卡頓甚至“崩潰”。而釘釘,更是因此,被“口吐芬芳”的學生們,憑一己之力打出了“新高度”——華為應用市場顯示,釘釘目前評分 1.3 分,共計 4 萬 2 千余條評分,其實中 3 萬 9 千多一星評分,均為近期涌入。

“有個軟件名叫釘釘,直播上課還能點名,我給釘釘五星好評,分了五次給了一星。”

此外,騰訊課堂、企業微信、華為 WeLink 等大廠提供的在線教育服務也都“在所難免”。科大訊飛旗下智學網也在多個省市免費提供在線教育服務,被網友吐槽最多的是作業提交了 N 遍卻交不上去。

除了大廠外,眾多中小企業的服務平臺也遭遇了挑戰,比如希沃白板和超星學習通也加入了這次“大考”,卻都在 2 月 10 日上線當天出現了服務器崩潰。

希沃曾在 2 月 9 日的《致希沃用戶的公開信》里,提到為了優化云課堂直播服務的穩定性,將作出很多優化措施,包括“學生進入課堂時默認開啟【全體禁言】,課堂穩定后,再啟用消息功能”、“開課高峰采用排隊分流機制”等,但依然沒有擋住服務器“崩”的問題。

而線上教育平臺的崩潰不僅僅出現在公立校的線上直播課程中,也出現在培訓機構的在線直播課程中,學而思、新東方紛紛中招。

1 月 31 日,俞敏洪曾感慨說:新東方幾十萬學生開始使用新東方在線的“云課堂”上課,服務器遭遇了外部猛烈的攻擊,導致新東方部分學生沒法上課。

對此,知乎上一位中學教師直言,企業服務提供商轉去做網絡課堂,很難滿足需求,網絡直播課堂缺少聚合型的技術應用,得幾個 App 合起來用,不了解教育沒有當過老師很難想到那么多需求,卡頓也是在所難免的。

當然,網課也不是什么新鮮事物,只是現在當大家把上網課變成一項硬性任務后,它就開始變味兒了。

停課不停學不等同于網上上課

針對近期“停課不停學”的激烈討論,教育部有關負責人 11 日回應:目前采取的網上學習是一項臨時應急措施。“停課不停學”不是指單純意義上的網上上課,也不只是學校課程的學習,而是一種廣義的學習,只要有助于學生成長進步的內容和方式都是可以的。

該負責人指出,學習的方式應該是多種多樣的,網上教學是“停課不停學”的方式之一,是利用信息化手段實施教學的一種探索。

另外,強行要求所有教師進行錄播,不僅質量上難以保障,而且也會增加教師負擔,并且造成資源浪費,這種現象必須予以制止,同時將對線上培訓行為予以規范,對超標超前、應試導向、虛假宣傳、制造焦慮等違法違規行為予以嚴肅查處。

不過,教育部此時出手“撥亂反正”還是有點晚了,這場轟轟烈烈的網上上課已經開始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也沒有停止的意思,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接受并適應它。

最后,經歷過 2003 年非典“網課教訓”的編輯還是要提醒各位學生要認真聽講,積極配合老師布置的任務,否則,等疫情結束后,可能需要“返工”。

活動入口:

京喜首個年貨節開啟 “超級百億補貼”紅包在此領取

責任編輯:ugmbbc

對文章打分

老師變主播 學生爹媽壓力挑戰都不小

1 (50%)
已有 條意見

    最新資訊

    加載中...

    今日最熱

    加載中...

    新品速遞

    熱門評論

      相關文章

      招聘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baidu.com
      created by ceallan 安徽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风云足球直播表 微信捕鱼游戏大全免费下载 大富豪彩票安卓 2012中超即时比分 赚钱宝 硬盘速度 什么软件在短时间可以赚钱 陕西快乐十分 190aa足球指数即时 9188彩票游戏 北单比分投注大厅 微信捕鱼来了秒杀挂 新浪体育比分 快手网红谁最赚钱 混合过关 麻将高手打牌思路 移动充电宝 怎么赚钱吗